新闻资讯
新闻资讯

用双手挖坑、刨土……“独腿侠”32年造林千余亩

  树,总有砍完的时候

  作为伐木工的田永平曾经砍了很多树

  1984年,田永平“盯梢”时意外高位截肢

  为了恢复先前被毁掉的家乡植被

  此后的32年

  在“咔嗒、咔嗒”的假肢金属声中

  “独腿侠”老田跪在地上

  用双手挖坑、刨土

  在家乡天池湖畔共造林千余亩

  此外,他还创业带动了乡邻脱贫致富……

  32年“跪地”造林千余亩 守护每一颗树

  先将假肢装进裤管,再把空荡荡的秋裤裤管挽成疙瘩,连着大腿根塞进假肢……一连串的动作田永平早已轻车熟路。在过去的32年里,甘肃陇南市文县天池镇天池村民田永平经常凌晨6点多就起床,拄着拐杖,背着干粮,在假肢“咔嗒、咔嗒”的金属声中走向骑马梁。

  从家到林地有3公里山路,并不算远,但对田永平来说,每天上下山却极为艰难。恰逢下雨时,山路湿滑,田永平走几步就冷不丁滑倒一次,有时双膝跪地,有时四脚朝天,艰难爬起来后往往浑身都是泥,从家到骑马梁顶的简易小木屋里,他要走2个多小时。

图为田永平拄着拐杖艰难地在斜坡林地中行走。冉创昌 摄

图为田永平拄着拐杖艰难地在斜坡林地中行走。冉创昌 摄

  田永平的树苗来自当地政府。每年春季,他总是早早来到乡政府,请求多给他调些树苗。而种树所用水皆靠他和妻子从山下背,每次到达小木屋后,两人的肩膀都又酸又疼。

  1994年,田永平夫妇在半山腰处发现了一处渗水的地方,第二天早上两人再去看,发现低洼处竟然积满了一滩水。“当时我们兴奋了好几天!”妻子熊成秀说。

图为航拍田永平所造林地,中间为简易小木屋。冉创昌 摄

图为航拍田永平所造林地,中间为简易小木屋。冉创昌 摄

  挖坑、栽苗、浇水、剪枝、看护……水的出现让田永平更加坚定了植树造林的信心。树苗和水源的问题都解决了,他开始没日没夜地拼命栽树。

  种树时安着假肢的腿没法蹲着,多数时候,田永平就单膝跪在地上用铁锨和锄头挖坑,有时他嫌工具的手柄太长碍事,索性扔到一边开始用手刨。时间久了,他的指甲缝里全嵌有泥巴,抠也抠不掉。

图为田永平弯着腰用手刨出中药材。冉创昌 摄

图为田永平弯着腰用手刨出中药材。冉创昌 摄

  起初,田永平经常忘了时间。太阳西斜,天色渐暗,他才恍惚记起要回家。于是又背起背篓,拄着拐杖,踉踉跄跄下山。到家已是腰酸背痛、饥肠辘辘。后来为了方便,田永平和妻子在山顶搭起了简易木屋,一住就是32年。“想到更多小树成活,心里很满足。”他说。

  伐木工的“自省”:树,总有砍完的时候

  “我砍倒过很多大树,总有砍完的时候,几十年后再砍什么呢?”田永平时常坐在地上思考。一旁,是砍倒在地的树,和散在草丛里的斧头及干粮。

  19岁时,田永平为减轻父母负担,主动弃学当了伐木工。伐木林场的山上有一条溜槽,砍好的木头可直接从山上溜下去,但有时木头会冲出溜槽,伐木工就需轮流“盯梢”。

图为田永平在简易小木屋中生火烧水。冉创昌 摄

图为田永平在简易小木屋中生火烧水。冉创昌 摄

  意外发生在1984年。彼时,田永平在半山腰盯梢,突然,一根木头“飞”出溜槽向他冲来。“啊”的一声倒地后,他再没了意识。

  家人和同事开着拖拉机将浑身是血的田永平送往医院,他的左腿股骨下端、髌骨、腓骨、胫骨粉碎性骨折。高位截肢后,田永平心如死灰,每天望着医院的天花板发呆。

田永平站在自己所造林地中回忆过去的32年。冉创昌 摄

田永平站在自己所造林地中回忆过去的32年。冉创昌 摄